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热点

被山寨的雷军和周鸿祎,背后都是生意

文|唐辰同学

名人模仿秀背后实际就是被山背后一门流量生意。

小长假期间,雷军雷军、和周鸿祎铜川市某某广告培训学校周鸿祎、都生胡锡进等多位名人在短视频平台被山寨,被山背后模仿者的雷军行为引起极大的争论。

大佬被山寨

根据三言科技消息,和周鸿祎5月2日开始,都生一位名叫"雷民"的被山背后网友开始发布短视频,他身穿雷军同款蓝色西服、雷军T恤,和周鸿祎发型也基本相同。都生所使用的被山背后视频BGM里有一首正是知名的"Are you ok"。在此之前,雷军他的和周鸿祎视频都是一些正能量小段子,但穿着像是一个拾荒者。


最近站在流量风口的周鸿祎也没有逃过。一位自称"周鸿二"的博主,自4月25日开始模仿,除了戴眼镜、穿上标志性的红衣服、发型短寸外,他还模仿周鸿祎的铜川市某某广告培训学校说法语速、手势。

其中有几个视频,是模仿周鸿祎卖车的段子。"周鸿二"称,要把自己的"保十洁"(雪佛兰车钥匙,LOGO前加"保"字,LOGO后加"洁"字)卖掉,准备入手国产品牌SUV。在此之前,周鸿二的视频有股票相关的,有蹭辛巴喊话快手的。


更早一些时候,还有胡锡进的模仿者走红,通过化妆、说话方式和语气的复刻,对热门事件进行评论。他的表现几乎成功的"超越"了胡锡进本人,有评论就表示,自从刷到你,再没刷到那个真老胡了。你是怎么找到这个赛道的?

针对这些模仿行为,有网友指出,这些人很可能将遭到小米或者360等公司法务部的"特别关照"。


对此,短视频平台客服表示,这类模仿如果追究起来,可以算作侵犯他人肖像权或者隐私权,但需要当事人发起侵权举报。如果模仿者有骗钱、直播间诱导打赏以及辱骂他人等行为,普通用户即可举报。

平台的说法有过先例。今年2月份,有知名博主因多条视频称呼雷军为"军儿",被小米官方举报,要求将相关内容下架。当时小米给出的投诉理由是:因为作者长期用"军儿"指代小米公司领导人,通过戏谑的手法调侃、嘲讽小米公司领导人。

在唐辰看来,如果仅是娱乐消遣行为,这类模仿行为并无不妥之处。反而可以在适度调侃的基础上,增强企业领导的公众亲和力,拉近品牌与公众的距离,最大力度的挖掘流量的价值,以缓解自身的流量焦虑。

正如此前《全网都在学"雷学",雷军会被流量反噬么?》一文中分析,在这方面,雷军已经活成时代的雷军,成为一个标杆。他说,紧跟潮流进行直播、拍短视频,是想和年轻人能够同频共振,能够讲一些年轻人听得懂的话。

于是,一场小米SU7发布会,一场个人秀直播,让整个汽车圈、手机数码圈、营销圈、育儿圈乃至成功学圈,都见识到雷军流量黑洞的疯狂。

这也成功刺激各商业大佬纷纷放下身段,下场拍短视频、做直播。比如,蔚来创始人李斌与雷军合体发视频,连夸"小米SU7太猛,乐道都不好定价";FF创始人贾跃亭远在海外也发文怼了小米汽车;哪吒汽车CEO张勇则表示:"营销向雷军学习,不丢人!"

有流量就有更大的商业收益,而且比传统营销方式要高太多。周鸿祎直接把雷军捧到"营销的神"的高度,在蹭到一波流量的同时,也直白地揭示了其运转逻辑。他表示,小米雷军和华为余承东是大神级别的网红,"他们有很多的粉丝,通过他们不断的各种演讲,各种传播,我觉得每个人都至少帮助自己所在的企业节省了数十亿的广告费。"

背后是流量生意

值得一提的是,雷军在造手机、新能源汽车的过程中,也一直被质疑是在模仿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和特斯拉CEO马斯克。这为他赢得两个外号:"雷布斯"和"雷斯克",言外之意是在手机数码圈和汽车圈的跨界横跳。在最近的直播中,雷军本人回应,穿着类似纯属巧合,如果真的想要模仿乔布斯和马斯克,他可以做得更好。

雷军之所以不回避这个问题,是因为模仿本身能给小米的产品、品牌带来极大的市场关注。同样的道理,素人博主对名人的模仿背后是一门巨大的流量生意。

这类有商业属性的模仿在娱乐圈十分常见。直观来看,凭借模仿明星的"山寨明星"栏目一直存在,并有效拉动了电视台的收视率。比如东南卫视曾有一档综艺节目《开心100》,其中"开心明星脸"单元大受欢迎。更为知名的当属湖南卫视的《百变大咖秀》和央视的《开门大吉》。

"明星脸"成为节目的噱头和笑点,素人也通过模仿明星走到台前,在获得曝光的同时也获得了商演和代言机会,像阿宝、大衣哥、山寨刘翔、山寨周杰伦等普通人几乎都曾一度爆红。

这种模式,在短视频时代变得更为快捷和成熟。一方面,短视频去中心化的流量分发、富媒体的内容表达,对受众的视觉和情绪冲击力更强,也极大的拉低了用户的使用、消费门槛。

另外一方面,这部分移动互联网原住民,对短视频工具的使用,更为纯熟。他们站在"巨人"的肩膀上,凭借模仿的技能,在智能终端屏幕的虚拟世界,抓住大众的喜好、弱点或者欲望,便能快速抓住流量,进而变现。而且,他们十分清楚,哪个平台适合引流,哪个平台适合变现。

不仅如此,相关MCN机构的专业化运作,大批类似的账号,在一个火了之后,就能很快的复制出另外一个。在这个过程中,平台的角色十分模糊,既充当利益获得者,也充当裁判。

这种矛盾导致部分模仿"玩过火时",也仅是警告或者下架处理。在极大的利益诱惑面前,这种较低试错成本的引流模式,对大部分博主和MCN机构来说,无疑是巨大的诱惑。

这些"山寨名人"在短视频平台,大多通过引流商务合作和直播打赏大赚特赚。有业内人士了解过,山寨明星做广告植入的推广费在5000-30000元左右,还需要付15%左右的佣金返点,视相似度和粉丝数,有所波动。

但流量的尽头是直播带货。他们的商业价值,也在直播间中凸显出来。以20%的行业平均抽佣比例,以及50%的实际下单比例计算,4000万的销售额主播至少能拿到400万,税后仍有200万左右,接商务合作一年可能都达不到这个数字。


此前,山寨鹿哈月赚500万、山寨马云带货月入4000万等类似的消息不断被放大,让更多人看到模仿名人背后的商机。

或许有人会问,这种凭借擦边、模仿而获得关注与热度,能维持多久?实际上,这部分模仿者不会在意这种"学院派"的提问。对他们来说,算计短时收益才是最实在的。鹿晗模仿者"鹿哈"就曾说,"我们确实在走捷径,但我们也真不想再走父母的老路了。"

如果不过分恶搞、歪曲或者追究道德瑕疵,他们精明的"致富之道",放在时下的语境里,并不违和。他们可能不符合世俗意义上对成功的理解,但他们确实把互联网玩出花了,也给粉丝们带来了快乐。

分享到:

5986.top